盐城海宾斯通达邦成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销售热线13776646628
技术服务15751609583
on.1
标准化厂区及服务网络
STANDARDIZED PLANT AREA AND SERVICE NETWORK
  • - 自由标准化生产厂区,材料年生产量达1000万平方,厂家直销。 销售网络和服务团队覆盖大部分省市,能够帮助您降低风险、提高产效。
on.2
欧洲技术 中国制造
EUROPEAN TECHNOLOGY MADE IN CHINA
  • -引进全套欧洲生产工艺,严格质检,品质卓越。 成立“绿色技术设施材料研发中心”可定制化,高集成度,高性价比。
on.3
金牌服务体系
GOLD MEDAL SERVICE SYSTEM
  • - 根据客户要求量身定做,提供符合行业标准的设计方案 专业工程师团队助阵,提供实力技术后盾 严格管控材料及各项工艺,只为体现每一个工程的价值 对客户的任何疑问和需求我们都将第一时间解决 。
公司简介

    盐城海宾斯通达邦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专业承包为主导的科技创新型环保企业,公司主营:生态混凝土、透水混凝土、植生混凝土、自嵌式挡土块、阶梯式挡土墙、铰接式护坡块、荧光透水路面、露骨料透水混凝土、夜光路面、高承载植草地坪、生态砼护坡等,公司引进欧美国家先进的技术,拥有高科技研发人员、专业的施工队伍、完善的售后服务,为市政道路、园林工程、护岸护坡工程的发展提供高技术、高品质、高性价比的服务。为业主创造更多社会价值、环境价值与商业价值!得到客户一致的认可! ...

阅读更多
荣誉资质
常见问题
      花马湖连通渠两岸绿意葱葱,生机盎然。
  7月8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沿着鄂州花马湖走访发现,连接上湖与中湖2公里长的连通渠两岸边坡上长满了花草,绿意葱葱,生机盎然。半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裸露的岩土,随后铺上了混凝土。混凝土护坡,怎么可以长出花草?“我们采用了一种新型的生态环保混凝土,进行环境美化。”中交二航局湖北国际物流核心枢纽项目部生产副经理王松介绍,传统的护坡方式是直接打上混凝土,光秃秃的,寸草不生。项目部提出,连通渠护坡最低10米,最高40多米,如果采取传统模式护坡,飞机起降时旅客会看到一片灰色,与整个花马湖极不协调。出于生态环保的考虑,最终放弃了传统模式。
  经过多方走访,该项目部选择与盐城海宾斯通达邦成科技有限公司合作,通过调研花马湖水域的地形、地质、土壤、气候、植被等,研发出一种“植被混凝土生态护坡”技术。该技术以水泥为粘结剂,加入植被混凝土绿化添加剂、有机物以及沙壤土、植物种子、肥料、水等,组成一种混合料混凝土,混凝土经过均匀搅拌后喷在护坡上,留有一些细微的孔,用于花草、灌木生长。
  4月份喷射,6月份,两岸护坡上就长满了花草。王松表示,该生态护坡早期以草本植物为主,形成绿色屏障;后期演替为灌木为主,形成错落有致、长期稳定的生态系统,既可以达到四季常绿的效果,又可以利用植物的根系稳定岸坡。
  不过,这种生态护坡投入费用要比传统护坡高出30%以上,长2公里、面积4万多平方米的连通渠护坡投入超过1000万元。王松表示,今年内项目部还将对花马湖二站、花马湖航道整治水域全部按此模式护坡,水域共计长达24公里。
  据了解,近年来,国内河域治理,尤其是湖泊整治开始兴起生态湖泊模式。随着技术的进步,未来会涌现出更多更先进的环保治理技术。
1月18日,记者在上海市崇明区新海镇长征农场光明田缘中心湖区看到,一处别致的“风景”就吸引了大批市民的目光,甚至有成为“网红”打卡地的趋势。
这处特别的“风景”,其实是中交三航局建设的光明田缘生态水系工程——中心湖区的混凝土植被护岸。
放眼望去,绿茵茵的草地、起伏的护岸与蜿蜒的河道交相辉映,“植被长在混凝土里”的独特景色令人心生沉醉。
定位“生态+”
为了契合崇明生态岛的建设,同时更好实现“产业先进、环境优美、生活优越”的建设目标,项目一开始,中交三航局光明田园生态水系工程建设团队就根据崇明岛的区位及资源特色,设定了以新型景观农业为主体,结合旅游、休闲、运动、养生等产业的建设方向,旨在为都市群体提供一个生态田园归处。
记者了解到,光明田缘生态水系工程位于整个“光明田缘”项目的中心位置,是核心生态景观区,同时也是整个“光明田缘”项目的“掌上明珠”。而整个“光明田缘”项目是集中心湖、湿地、田园水乡与薰衣草花田等服务设施为一体的大型综合“生态”水利工程——“大水面、大色块”景观是其特色,同时它也是崇明面向全世界打出“生态牌”的关键组成部分。
中交三航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光明田缘”项目的建成将形成一套完整的生态产业链,成为整个崇明地区最大的生态综合体。
2018年3月,中交三航局的建设者们来到了崇明岛,光明田缘生态水系工程建设任务正式开启。“我们一定要保质保量地‘绣’好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开山之作’。”进场之初,项目经理许光亮就郑重承诺。
不走寻常路
传统的河道生态护坡施工主要有木桩护坡,石笼护坡和砌块护坡等,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有绿化环保效果,但致命的缺点是防护性差。大伙儿经过密集的火花碰撞后,大胆地提议:“能不能把植被种在混凝土上?这样固坡又能形成景观,也能很好地保护生态。”
带着设想,许光亮和团队立即寻找实例验证。一番探寻,还真有发现,一款名为“生态混凝土”的新产品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更让他们惊喜的是,从设计单位得知,当地新河镇新建横河河道整治工程中已应用现浇多孔质植生混凝土护岸。于是,许光亮立刻带着技术人员去现场“看草”,学习取经。
原来,这种混凝土是通过优化配合比,去除砂子等细骨料后,使凝土骨料间的缝隙加大,这样植物的根茎能透过孔隙扎进土壤里,而且还因为含有一定量的“营养”剂,能更好地促进植被光合作用,加速植物根系扎根土壤,快速生长,故而被称为“生态混凝土”。
悉心打磨生态护岸
从现场“偷师”回来后,项目团队便着手实践。那段时间,许光亮和技术人员白天窝在试验室,规划混凝土的成分,根据需要设计配合比,晚上查资料,整理试验数据。
经过不断攻关,他们最终确定水泥和石子为生态混凝土主要原材料,其中水泥采用强度等级42.5普通硅酸盐水泥,石子粒径为5~20毫米,不得采用风化石,含泥量不得高于1%。“这主要是为了保证混凝土的抗压强度和孔隙率。”许光亮解释说,“抗压强度关系护坡的成败,而孔隙是保证植物生长的需要。”
然而,这还只是第一步。“我们还要对添加剂的种类、份量和功效进行检验。”全程参与试验的工程部长周飞说,“这对植物的生长也影响甚大。”
四组试验确定,添加剂控制在每立方米5千克最佳,盐城海宾斯通达邦成科技有限公司的专用添加剂对崇明本地植物生长有较好的促进作用。
项目团队根据观赏、耐践踏性及抗逆性的不同需求,还确定水位变动区以上选配多年生草本植被,如狗牙根,结缕草、马尼拉草等。水位变动区以下,则选择沉水型水生植物,如水仙花,其整个植株沉入水体中,可在水中进行气体交换,又能吸收水中养分(如氮、磷等),帮助水体自净。
如今,业已施工完毕的80里生态护岸生机盎然,不仅发挥着固土止水功能,还发挥了良好的水质净化功能,更通过构建河道生态系统,让鱼类、鸟类、昆虫类多在水生植物中觅食、产卵,隐藏巢穴,流域焕发新颜、频添活力,成为了一处城市水岸美景。
“这是我们为崇明世界级生态岛悉心打磨的‘第一笔’。”许光亮说,“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混凝土”上也可以种植?科技的创新正在将不可能变成可能:制作成透水混凝土,成为海绵城市建设中可渗透地面的主要材料;做成植被型生态混凝土,允许城市建设者们在上面种花种草,将城市还给大自然,环保和绿色建设将成为常态……这些新应用场景正是超高性能混凝土(简称为UHPC)被用于城市建设中,不断出现在日常生活当中。如今,寻找城市建设与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为不可再生资源寻求替代品,这一课题摆在材料专家们的面前。而诸多解决方案当中,超高性能混凝土已经“冲”在最前头,被广泛应用于桥梁、建筑物、马路、城市家具、雨水井盖、水箅等领域。
  预测使用寿命至少100年
  人们印象中的混凝土是一种硬邦邦的建筑材料,但如今新型的超高性能混凝土(UHPC)除了承担延长建筑寿命的重任外,它还能种植,混凝土也变得更有生命力。其实,由于分子结构不同,材料会表现出不同的特性。最为明显的就是碳元素,同为碳元素的钻石和碳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产品,硬度也完全不同。同样可以理解,UHPC除了替代花岗岩,也可以做成透水砖,让城市建设者在上面种花种草。
  在1994年,UHPC首次出现并给予准确定义。由于性能卓越,自问世以来,便迅速成为研发主题,并逐步实现应用。而从2000年开始,在矿物粘料和强塑剂的应用上所取得的进步,使UHPC的制造和成本便逐年降低,率先在桥梁建设上实现大规模应用。据了解,截至2016年3月,全球便已经建成88座UHPC桥。发展至今,仅在中国,约有32座桥梁采用UHPC材料。
  作为一种全新的材料,由于强度极高,在承受相同荷载的前提下,UHPC可以有效减小截面,降低自重。在承担同样的载荷方面,UHPC结构的重量仅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的1/3,几乎与钢结构相近。相比于抗压强度是15-55MPa的普通混凝土,UHPC的“门槛”是抗压强度必须高于150MPa。这个抗压强度只是UHPC的起点,目前国际上的UHPC材料抗压强度可达到约230MPa。
  UHPC除了能抗压外,还能抗折,其抗折强度最高为60MPa。UHPC断裂能为20000-40000J/㎡,这一数值比铸铁还高。在决定耐久性的“磨损系数”上,UHPC仅1.3,为普通混凝土的三分之一。国外根据理论分析、暴露试验以及实际工程检验结果对UHPC结构寿命进行测试,预测其在腐蚀环境中(如海洋环境)可超过200年以上;在非腐蚀环境(如城市建筑)可达1000年。而相对保守的日本指南则认为,在正常环境下,UHPC结构的设计工作寿命为100年。
  UHPC性能超国际同类产品
  中国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引入UHPC,并持续不断地开展相关研究工作并加以应用。对新材料的应用和推广更具包容性与积极性。
  UHPC材料抗压强度最高达到255MPa,是普通混凝土的8~10倍;抗折强度最高可达到41MPa,是普通混凝土的10~12倍;电通量仅为4.2库仑,耐久性能比普通混凝土高3个数量级——相关性能达到甚至超过了国际同类产品。”
  据了解,目前UHPC制造和生产的过程中,各国存在一定的差异。主要分成两种,一种是以UHPC为主要材料,需要在生产线上进行“预制”。另外一种,将UHPC作为粉末,现场使用时只需添加规定量的水搅拌均匀即可施工,虽然抗压强度要比“预制件”稍低,但胜在更灵活、便捷、简单,性能也较普通水泥为佳。
  相同承载力制成的梁截面对比实物, UHPC材料所制成的构件截面尺寸接近于钢结构构件,明显小于预应力砼和普通砼——能节省构件占据的空间。
  改变“重地上,轻地下”的局面
  由UHPC制成的地铁疏散平台,已经在广州地铁十四号线知识城支线推广应用。地铁疏散平台并非“站台”,而是一种类似于“栈道”的步行通道,铺建在地铁通行的隧道中。绝大多数市民没有见过地铁疏散平台,但作为一种应急设备,必须得有。当地铁发生临时停车,需要疏散乘客;当地铁停运,工作人员需要对轨道进行维护,这一平台就可以派上用场。
  以往,地铁疏散平台主要以钢为主要材料,容易生锈、变形。一旦地铁疏散平台需要维护,那将是一项大工程。使用UHPC则没有这些困扰,抗压强度高,使用寿命长,建成之后基本是免维护。由UHPC制作成的地铁疏散平台,地板很薄,目测只有普通水泥的三分之一。而人站在上面,感受到的安稳和厚重,要优于钢结构。人在上面行走,也不会产生任何噪音。
  据了解,地铁疏散平台只是UHPC应用的“牛刀小试”。更大的应用场景在地下综合管廊,也就是在城市地下用于集中铺设电力、通信、广播电视、给水、排水、热力、燃气等市政管线的公共隧道。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和性能的提升,将改变过去城市建设“重地上,轻地下”的局面,将标志着中国城市建设发展方式的转变。
  UHPC还能制成路缘石、路面砖等市政产品,取代天然石材,用于部分马路和部分建筑的前广场上,比如广园路的一部分步行道。UHPC制作的路缘石、路面砖等市政产品,抗压强度达到120MPa以上,与花岗岩强度相同、甚至更高。通过配比的调整及表面处理工艺,使市政产品具有与花岗岩相近的表面效果。更为关键的是,UHPC可以生产而得,而花岗岩是不可再生资源。
  “混凝土”上可以种植
  打造绿色城市 提升绿化率
  由于透水混凝土具有良好的透水性,是海绵城市建设中可渗透地面的主要材料。然而,目前市面上透水混凝土,当真正达到透水效果时,强度都较低,只能用于景观道、自行车道等低要求的场合,严重影响了透水混凝土的普及。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UHPC的使用能够大幅提升透水混凝土的性能,兼顾了强度与透水率两方面的性能,在达到透水效果时,强度仍能做到C30以上,抗折强度5MPa 以上,是一种真正意义的透水混凝土。
  该技术拓宽了透水混凝土的使用范围,为大幅提高城市中硬化地面的可渗透面积提供了可能,在海绵城市建设中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在现场展示环节,日常生活当中常见的水龙头全开,但地面上没有任何积水,水都通过地面上的透水铺装系统渗透和排放出去。
  海绵城市建设,综合采用“净、蓄、滞、渗、用、排”等措施,将70%的降雨就地消纳和利用。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80%以上的面积达到目标要求。毫无疑问,搭建高性能透水铺装系统,是实现这一规划的关键。
  当孔隙进一步放大,透水混凝土便能成为植被型生态混凝土。这种混凝土就可以用在高层建筑的外表面,成为生态墙,提升绿化率;还可以用在河堤两岸,确保河堤坚固性同时,还为植被生长留足空间。“在新加波,已有建筑在外表层使用生物墙;在国内还不多见,但这是发展趋势,也是建设绿色城市的需要。”林东博士说。
  【知多点】
  超高性能混凝土
  超高性能混凝土,英文全称是Ultra High Performance Concrete,常被简称为UHPC。该材料结合了超细粒致密材料设计理论与纤维增强技术,是由超细活性粉末、水泥、高强度纤维等,通过最优化级配设计,经热合反应等工艺制备而成的复合材料,是目前世界上最结实、最强韧的一种混凝土,代表了未来混凝土的发展方向。
  UHPC以超高的强度、韧性和耐久性为特征,可显著改善传统钢筋混凝土的不足,在本质上是钢和混凝土共同融合的新模式。UHPC不同于传统的高强混凝土(HSC)和钢纤维混凝土(SFRC),也不是传统意义“高性能混凝土(HPC)”的高强化,而是性能指标明确的新品种水泥基结构工程材料。
  透水砖&海绵城市
  透水砖起源于荷兰,为使地面不再下沉,荷兰人制造了一种长200毫米宽100毫米50或60毫米高的小型路面砖铺设在街道路面上,并使砖与砖之间预留了2毫米的缝隙。当海水倒灌,或者下大雨,水会从砖之间的缝隙中渗入地下。近些年,“海绵城市”成为“绿色环保城市”的重要标签之一。所谓海绵城市,是指城市在适应环境变化、应对雨水带来的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弹性”,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要能实现对70%实现渗透和再利用。显然,透水砖是建设海绵城市主要建筑材料之一。
  如果随着城市化、城镇化不断跨步向前,消失掉的是本土艺术、本土风俗,甚至还有“绿水青山”,这是十分堪忧的。城市要往前发展,同时要打赢“蓝天白云保卫战”,仍然存在许多亟须面临的挑战。因此,大力发展绿色建筑,推进绿色生态城区建设,提高城镇供排水、防涝、雨水收集利用、供热、供气等基础设施建设水平……这一切,在一座城市的现代化进程中不可或缺。把城市放在大自然中,把绿水青山保留给城市居民。毋庸置疑,UHPC正是满足所有要求的关键建筑材料。UHPC既是现行技术,也是未来技术发展的趋势。
  “快来看,这草居然是从混凝土里长出来的。”“听说这不是一般的混凝土,它可是会‘呼吸’的。”上海市崇明区新海镇长征农场光明田缘中心湖吸引了大批游客的目光,不同于常见土培植,中心湖采用的是混凝土植被护岸。
  光明田缘生态水系项目是三航局在崇明生态岛承建的综合生态水利工程,集湿地、中心湖、薰衣草花田等多种新型景观农业于一体,是生态岛上的核心景观区。
  “我们不仅要建设好生态岛,还要乘势而上,打响招牌。”进场之初,项目经理许光亮郑重承诺。可是,刚开工的中心湖护坡工程就让许光亮犯了难。传统的河道生态护坡施工主要有木桩护坡、石笼护坡和砌块护坡等,这些工法虽然绿化环保效果不错,但缺点是抗冲刷效果差,容易带来水土流失,造成滑坡,也会导致河道持续淤积,需多次清淤。
  “我们必须走一条全新的生态护岸路子。”施工策划会上,许光亮坚定地说。项目部开启了头脑风暴,有人大胆提议:“能不能把植被种在混凝土上?这样既固坡又能形成景观,也能很好地保护生态。”
  经过一番探寻,一款名为“生态混凝土”的新产品让项目团队看到了希望。更让他们惊喜的是,当地新河镇横河整治已经使用现浇多孔质植生混凝土护岸。许光亮立刻带着技术人员去现场“取经”。
  通过实地考察,混凝土上种植被的“奥秘”被一步步揭开。原来,该混凝土骨料间的孔隙较之普通的混凝土大,因而透水性能好,能够保护好地下水与土壤,也能使植物的根茎透过孔隙扎进土壤里,而且含有一定量的营养剂,能够帮助植被更好地进行光合作用,加速根系扎根土壤,快速生长,从而起到保护生态平衡,水质净化,改善生态环境和景观,实现可持续性长期生态护坡的多重功效,故而被称为“生态混凝土”。
  从现场回来后,项目团队便着手动起来。那段时间,许光亮和技术人员忙得不可开交。经过不断攻关,团队决定采用强度等级较高的水泥,并选取合适粒径的石子作为生态混凝土的主要材料。“这是为了保证混凝土的抗压强度和孔隙率。”许光亮介绍说,“抗压强度关系护坡的成败,孔隙是保证植物生长的需要,唯有满足这两个条件,生态护坡才有实现的可能性。”
  护岸植被有了“家”,生长营养也得跟上。“除了混凝土外,添加剂的种类、剂量和功效都需要检验。”全程参与试验的工程部长周飞说,“植被长势好不好,就看营养够不够。”经过多组试验,团队找到了符合要求的添加剂及使用量,一切准备就绪,混凝土护岸工程正式启动。
  “混凝土的运输还得再快些,不然黄花菜都凉了。”生态混凝土凝结得非常快,出料后运输时间必须严格把控,否则将严重影响植物生长。许光亮发现问题后,立即安排施工队专门修建一条运输至现场施工的绿色通道,最大程度减少运输时间,为保万无一失,他还专门在现场搭建一块用于搅拌的场地。
  物色合适的植物也是一门技术活。根据中心湖的观赏所需以及水位的特点,项目团队在水位变动区以上种植狗牙根、结缕草、马尼拉等草本植物,在水位变动区以下选择水仙花、金鱼藻等沉水植物,沉水植物可在水中进行气体交换,又能吸收水中养分,达到自净水体的效果。  
  如今,已完工的40公里生态护岸生机盎然,不仅发挥着固土止水、净化水质的作用,还在构建河道绿色生态系统的过程中,让流域焕新颜、添活力,成为了一处城市水岸美景。